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文化风情 >> 文化长廊 >> 内容

鹅卵石

时间:2019-4-10 8:49:15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河滩背风向阳的地方,三块石头垒起炉灶,架一口小铁锅,枯枝燃烧,白烟袅袅。冬日河流,水清浅,芦花飞落。一群白鹜鸭悠闲扑腾、觅食。...
    作品简介
    飞石高手满堂的困惑,在爱情与友情之间,他是如何选择的?敝家乡有“正月石头大战”的风俗。此前,我写过《客刀谱》,多有客家武林掌故。在此基础上,推进一步,虚构故事,写成了微型小说。



鹅卵石

练建安
    “呼……噗!”
    “呼……啪嗒!”
    满堂站立在汀江支流石窟河的乱石滩上,近以阴手,远则摔手,瞄准岸边土堆及河心枯木,打出鹅卵石子。
    河滩背风向阳的地方,三块石头垒起炉灶,架一口小铁锅,枯枝燃烧,白烟袅袅。冬日河流,水清浅,芦花飞落。一群白鹜鸭悠闲扑腾、觅食。
    传来欢快的唢呐声,一顶大红花轿从山脚转出,鱼贯行进着迎亲送嫁的人们。
    哦,谁家的大妹子出嫁啦?
    秋冬时节,稻谷登场入仓,汀江流域进入农闲阶段。婚嫁,起大屋,贺寿庆生,串门走亲戚,时或有之。
    满堂怔怔的,紧握的鹅卵石松开,滑落下来。
    你一个穷光蛋,做梦讨老婆,懒蛤蟆想吃天鹅肉呀。
     “哈,哈,好香!”
    满堂回头,看到一个黑铁塔似的大汉,揭开锅盖,掂起大鲢鱼尾巴,呼呼吹气。
     “留点给俺好不好?福星哥。”
     “见日吃,不吃腻啊?”
     “俺还冇食朝呢。”
     “有苎叶粄,给你留着。”
     满堂打开草编饭箪,连吃三大块。苎叶粄,柔软香甜,黏牙缝。
    并肩坐在巨石上喝鱼汤,一只鸡公碗头,满堂一口,福星一口。
    有人喊,福星,走喽。
    福星操起担杆落脚,拍拍尘土,回头一笑,走了。
    那一口白牙,好似山锄铁轧。
    那缀满补丁的长裤,又破啦。裤烂,腚出。
    冯大善人和这样的苦力有什么深仇大恨呢?
    冯大善人是闻名远近的“百万公”。传说,山上树木,赛过全邑百姓家吃饭的竹筷。长年经营木材沿江下广东潮州贩卖,赚入白花花的银两。近年,凉伞岽的杉木被大量盗伐。有消息密报,领头的,就是他的亲外甥何福星。这精怪装穷,挑担赚食,其实,他在汀州城添置了好几处房产。
    大管家找到满堂,问,大善人对你咋样?满堂说,好。大管家说,求你做一件事。满堂问,啥事?大管家说,废了福星一条胳膊。
    满堂是飞石高手,他有办法。
    原来,这石窟河两岸,有冯何两寨,地形似虎似象。两族通婚,守望相助。当地有奇特习俗,大年初二日上午,各自过河拜年,主家热情款待,姥爷舅哥叫得欢实,其乐融融。酒足饭饱之后,拱手作别。过河,双方就翻脸,破口大骂,强盗贼客,啥难听招呼啥。骂到火冒三丈,遂捡石子互掷。愈演愈烈,两族壮丁聚集参战。飞石破空,河流浪花四溅。两岸间或有负伤者,一抹香炉灰,重新上阵,嗬嗬喊叫。奇的是,数百年来,不伤性命。
    此俗成因:一说地势险要,明清时设盈塘寨巡检司。兵凶战危,百姓苦练武艺。一说两岸地形,“虎象相争,不斗不发。”
    数百年互斗,为何有惊无险?
    高手飞石,可击穿百十米远木板,严禁出战。
    如石桥妹,如书生达德。
    满堂是连城县远道前来投靠族亲的孤儿。闽西民谚说:“打不过连城,写不过上杭。”连城拳术,内外兼修。巫家拳流布江南八省。满堂之母,巫姓。
    冯大善人租给满堂河边一块荒地,搭草棚。满堂养一群白鹜鸭,卖鸭蛋换粮食。闲时,苦练飞石,不拜师,不学艺,瞎忙。村人多笑他傻。某日,冯大善人外出游玩,看到满堂投石击鱼,飞石入水,打翻刺鲃。刺鲃游速快,极为不易。冯大善人走近。满堂如芒在背,投石,又歪歪斜斜了。
    不久,大管家来草棚找满堂。
    村尾打铁铺的唐大力与满堂投缘。一次酒后,唐大力说,满堂,你要有一亩三分地,俺满女就许配给你。
    满女,水灵灵的。白璧微瑕的是,跛一足。
    满女羞红了脸,爹,你又喝高啦。
    满堂瞄一眼满女,低下头,傻笑。
    河边草棚里,大管家见满堂不言语,就说,俺晓得福星仔是你的好兄弟,他还是大善人的亲外甥呢。你这飞石,是救他一条命。等到官府出面,他是要杀头的。目无王法,咔嚓,杀头。你懂吗?
    满堂说,俺要河滩的一亩三分地。
    大管家笑了,河滩荒地,就是二亩八分也行哪。事成之后,俺给地契。
    满堂说,俺不多要,一亩三分地。
    大管家说,行,就依你。
    两人击掌为誓。
    石窟河边,有黄鼠狼出没,捕食家禽。
    一日午时,满堂发觉河边荆棘丛中有动静,一只黄鼠狼探出头来,飞石到,打翻黄鼠狼。满堂近前,黄鼠狼扭身逃窜。满堂大惊,崴伤脚踝。
    连续几日不能出工,满堂窝在草棚,闷闷不乐。
    福星来了,带来了簸箕粄和跌打损伤草药。
    福星生火煲药。
    吃着香喷喷的簸箕板,满堂鼻子一酸,哽咽说,福星哥,俺,俺不是人。
    福星就笑了,黄鼠狼,该打。鬼才信它有啥子灵气。
    转眼,入年界了,过年了。
    爆竹声声除旧岁,梅花点点迎新春。
    大年初二,上午,冯何亲戚过河拜年。下午,对骂,飞石开战。
    福星新衣新裤,头戴礼帽。他有蛮力,投石远,却无准头。只见他满脸涨红,扯破嗓子叫骂,来回奔走跳跃,极兴奋。
    这边岸上,大管家将一块结实的鹅卵石塞给满堂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    满堂往前挪了几步,贴近河唇。
    对岸飞石,溅起朵朵水花。
    满堂摔手,飞石过岸,击落福星头上礼帽。
    福星弯腰戴上礼帽,刚起身,又被打落。
    三次落帽,他干脆不戴了。
    他看到对岸的满堂,木然站立,也不晓得中了什么邪。
选自《百花园》2019年第3期
    作者简介
    练建安,武平象洞人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福建省冰心文学馆副馆长,福建省传记文学学会副会长。

作者:练建安 来源:练建安
  • 【调查】您是哪个村的?
  • 东寨村
  • 富岭村
  • 光彩村
  • 官坑村
  • 联坊村
  • 芹寨村
  • 太山村
  • 新岗村
  • 洋贝村
  • 沾阳村
  • 中段村
  • 武平县
  • 热心网友
相关文章
  • 没有相关文章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武平象洞网(www.xiangdongren.com) © 2003-2019 象洞家园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Email:xiangdongren@qq.com 象洞人QQ群:19330560
    闽ICP备11001774号-2
  • Powered by xiangdongren V3.0sp1